<acronym id="eock6"></acronym><sup id="eock6"><center id="eock6"></center></sup>
<rt id="eock6"></rt>
<rt id="eock6"><center id="eock6"></center></rt><rt id="eock6"></rt>
<rt id="eock6"></rt>
<rt id="eock6"><small id="eock6"></small></rt>

旗下欄目: 快訊 故事 圖文 文學 產品資訊 工地印象 綜合報道

不是對誰都信任

來源: 建設發展網 特邀采編:呂奎元 人氣: 發布時間:2022-01-26 18:13:28

生活是最好的教科書,讓我經歷了許多,懂得了許多。了解一個人,表面是看不透的,對善于偽裝的人,只有打過交道才知道他的為人。在追名逐利盛行的當今社會,不能輕易相信一個人,信任危機無處不在。

最近幾年,我與多年沒見面的戰友、老師、同學聯系上了,互相介紹這些年的事業、家庭等經歷是免不了的,回憶一下曾經在一起奮斗、師生情誼、同窗讀書的過往,把思緒帶回到童年、少年、青春歲月,那是多么愉快的一件事呀!每個人都有說不完的故事,都有出乎預料的激動和驚喜、煩惱與痛苦,這是人生必須要經歷的。如果僅是互相分享一下,不涉及什么利益也便罷了?上胂笈c實際并不是一回事。有的戰友張口就借錢,有的老同學要求給他大學畢業的兒子找工作,還有個老同學的孩子跟人打架被抓進派出所了,叫我找人幫他將人“撈出來”等等,將我當成無所不能的“救世主”了,以為我是什么神通廣大的人物。不聯系,生活很平靜,聯系上了,社交圈子大了,麻煩事也多了。走正常渠道,能幫便幫一下是可以的,實在幫不了,只得委婉地回絕。有時僅憑一個電話,人都沒見過,這些年變成什么樣了,一無所知,張口便借錢,還不是小數目,叫我左右為難,他真的很困難嗎?他有沒有償還能力?這年月,別說親戚朋友了,即使是兄弟姐妹,你有困難了,他愿不愿意幫忙,能幫多少,都需要打個問號。記得1993年我集資建房時,首付還缺一筆錢,老家的兩位兄弟都說沒錢,后來我發脾氣了,才肯借給一點錢。兩年后我經濟條件好轉了,家里有存款,而且在直線上升,他們遇到困難了,我樂意幫助,對他們有求必應,從來沒有說個“不”字。

人與人建立在相互信任的基礎上,確實不容易,這與自身有沒有能力幫助別人、心腸善不善良有很大關系。幫人就得了解人,但真正了解一個人太難,稍不留神便會被算計,甚至下套,這是常有的事。有句古話叫“人心隔肚皮”。有的人表面是好人,暗里卻是愛占便宜、貪圖私利,希望別人為他付出越多越好。世界上最復雜的是人,最捉摸不透的也是人。有時候一顆善心不一定得到預想的結果。

有個戰友,1978年和我一起去大西北當兵,之前不認識,新訓結束后分配在一個連隊。因為是同鄉,逐漸拉近了距離。他在四排,我在三排,連隊負責一座隧道的掘進任務。他在出碴班,我在炮工班,不再一起施工,但見面的機會比較多,有時結伴走出5華里的山溝,到公路邊搭車去庫爾勒采購生活用品、逛街。

我家里很窮,他家似乎比我家好不到哪去,糧食短缺,沒錢,被溫飽問題困擾著,到部隊當兵,不愁吃不愁穿。雖然當時部隊經費有限生活艱苦,但比起家里,非常優越了,天天吃大米白面,穿著新軍裝。1983年南疆鐵路完工、鐵道兵17萬官兵集體并入鐵道部前夕,他因兩個膝蓋積水疼痛無法上班,被迫退伍回家,離1984年1月1日成為鐵路職工只有幾個月時間,他卻因為身體原因失之交臂,很是惋惜。他如果不退伍,也是一名掙工資的員工,與當農民的處境大不一樣。他離開連隊時掉下了眼淚,感嘆命運捉弄人。我們公社去鐵道兵軍營當兵4個人,到兵改工時剩下兩個人,之前有一個年僅21歲的同鄉戰友因感情糾葛不幸去世。

退伍返鄉的這位戰友到家不久,山梁那邊有個長得很俊俏的姑娘愛上了他,他們很快結為夫妻。說來奇怪,他回家后,沒接受正規治療,或許是駝梁山的水土養人,他的兩個膝蓋居然漸漸好了,下地干農活,上山砍樹都不成問題。有一年我探親回家去看望他,他自嘲地說,自己是個苦命人,快到嘴邊的肥肉卻沒吃到。羨慕我能有一份端鐵飯碗的工作。他育有一兒一女,這些年依靠種地、秋天挖藥材、采蘑菇、做點零星的小本生意維持生計。前幾年我給錢、給衣服,力所能及地幫了他一下。加了他的微信,幾個月便聯系一回。最近兩年,他兒子養了10頭牛,大牛生了幾頭小牛娃,去年想賣掉幾頭,因養牛專業戶越來越多,牛價下跌,沒舍得賣掉。前幾天我跟他視頻,得知他將老房子推倒翻新,真不錯啊,他能辦這么一件大事,讓我刮目相看。我發自內心地說了句“有困難就說吭一聲”,他趁熱打鐵:“老呂,借給我點錢吧,給牛買飼料正愁沒錢!”他是老戰友,經濟有困難豈有不幫之理?我很痛快地說:借給你1萬元!他老婆在一旁卻跟他爭論起來,聽不清楚說什么,好像是反對他借錢。他兩次嚴厲斥責:你給我閉嘴!我說你們兩口子吵啥?他說他老婆說不好意思借我的錢。我沒在意他們夫妻之間的對話,幾分鐘后,通過微信將1萬元轉給了他。兩天后,我將這事告訴女兒,女兒埋怨我太善良,這么草率就將1萬元借出去了。她問我,你了解他嗎?我說他家挺困難的,再說了,他答應10月份之前還錢。女兒說,他的話你信嗎?據我所知,他女兒前段時間找了個對象,是個包工頭,人家給了他家幾十萬彩禮,根本不缺錢,這事他沒跟你說吧?我反問:真的有這事?千真萬確!不等我再說什么,她就生氣地不再跟我說話了。

聯不想到我2008年到2020年借出去的4萬多元還沒收回來,心里不免有幾分不爽。常有人說,借錢的人是爺,出借的人是孫子,已經不是電影《白毛女》里黃世仁與楊白勞所處的那個年代了。一個人獲得另一個人的信息是有限的,沒有深入了解便作出某項決定,有可能埋下隱患。

這個老戰友手里明明有錢,卻張口找我借錢。我對他這么信任,他卻隱瞞嫁女兒獲得一大筆彩禮的事實。助人為樂是我做人的準則,可是他手里有錢,不需要幫助,事到如今我說什么好呢?只希望他信守諾言,10月份將借我的錢還上。

知人知面不知心!一個人自私的一面,在借錢這件事上暴露無遺,以后他再提借錢的事,還能答應嗎?從他的表里不一,我對借出去的錢有種擔憂。

            中鐵十五局集團杭甬項目部呂奎元

已獲能量值:0
首頁 | 熱點資訊 | 行業縱橫 | 一線快報 | 招標采購 | 企業產品 | 知識技能 | 關于我們 | 聯系方式 | 業務公示

Copyright © 2017 建設發展網 版權所有 京ICP備17034247號-1

一本一道av无码中文字幕_高清女同一区二区播放_91久久久精品无码一区二_国产真实露脸3p视频观看